新闻中心NEWS
联系我们

机构: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

网址:www.365ICL.com

电话:028-85980506、028-85980420

传真:028-85980418

地址:成都市天府大道中段天府软件园D6栋17F

从打车软件合法化,看中国的开放和欧洲的保守

点击数:817   录入时间:2016年7月29日

原标题:从打车软件合法化,看中国的开放和欧洲的保守 | 冰川观察

作者:龙树 来源:冰川思想库

  中国这次对网约车说不了,可能就是一个创新与保守的政策分水岭。说不,就等于向创新说不,向新经济说不,向未来说不,就等于向没落的欧洲和停滞的日本学习,而国内的创新和创业环境,将愈发艰难。

  昨天,中国成为第一个宣布网约车合法化的国家。

  相对于去年10月份,交通部那份保守的征求意见稿,这次网约车新政超出了很多人的改革预期。当然,有的人也认为,新政对网约车也设置了诸多门槛,离只要是私家车人人都可以开网约车的梦想,还有一定距离。

  不过,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的网约车新政也已经是一种巨大的突破。在网约车发源地的美国,甚至有的州仍然宣布网约车非法,在欧洲,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也向网约车说不。

一些国家仍然禁止网约车。

  我无意去评价具体政策条款本身的优劣。从网约车新政一年之间风向巨大的转换之间,可以看出,中国政府推进某项改革所面临的现实阻碍,也可以由此看到,中国政府对新经济业态,以及技术创新的包容与支持。

  网约车合法化所释放出来的政策善意,恐怕不仅仅为已有的几家网约车巨头带来直接利好,而且,其背后所体现出来的改革精神,也将有利于互联网金融、手游、电商等等方兴未艾的新经济业态。

  自从2014年,中国政府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倡导“互联网+”对传统业态改造升级,网约车等新经济业态迅速完成了海量用户的积累、市场混战洗牌,并深刻影响了传统的出租车等行业。

  从世界范围来看,技术创新或者商业模式创新,必然会颠覆既有业态与商业格局,也必然会面对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在中国,网约车面对的可能是来自出租车公司以及行业管制者的利益同盟,在欧洲等一些国家,网约车面对的则是强大的出租车工会施加给政府的巨大政治压力。

  在对待网约车的态度上,恰恰揭示了欧洲的保守。网约车利用市场手段,盘活了闲置的社会资源,解决了人们的出行难题,甚至还降低了出行花费,这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值得欢迎的新事物。网约车在欧洲国家碰壁,简直有些不可理喻。保守有些时候是一种正确的姿态,我们要保守传统、自由等等价值,但是,如果是因为不敢触碰既得利益群体,而拒绝对的东西,走向市场的反面,这样的保守就不值得骄傲,而且,也应该遭到唾弃。

  事实上,欧洲一些国家的保守立场,拒绝的不只是网约车,还有互联网支付等等诸多新经济业态。有位朋友去瑞士做访问学者,去银行开户,结果一个星期没有办成,而欧洲的邮局依然如10年前一样排着长长的队伍,欧洲的网购业和快递业仍然很不发达。至于汇款,当然也只能通过邮局,而不能网上转账。

  这一切在北上广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在大望京地区,我们有著名的扫码一条街。在著名的5号线终点站天通苑北广场,小吃摊都已经开通了支付宝、微信支付。我曾经实验了一下,在北京一周身上只带100元现金,一切消费都用手机支付,居然也活了下来。

  欧洲转型之困或者说欧洲的没落,与这种保守有直接关系。更值得耐人寻味的是,欧洲一方面以保守的姿态拒绝新经济、新业态,一方面,又对外来的移民以及移民文化,又予以完全接纳。在法国,一些企业雇佣的穆斯林越来越多,然后,在公司制度上,为穆斯林员工在工作期间留出了祷告时间。虽然,这会影响企业的效益,但是,大家好像都不在乎。

  欧洲反恐形势日益严峻,对欧洲铁路增加安检被视为有效的技术性手段,但是,这也被以不利于旅客自由通行的理由,而束之高阁。

  文化上的保守心态与社会利益格局的板结,共同造成了目前欧洲的困境,并且似乎也无意改变。

  哈耶克有一篇著名的文章《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他认为,“如果保守主义者仅仅是不喜欢制度和公共政策发生迅猛激烈的变化,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大加反对的;而且仅就这点而言,主张谨慎、稳健和渐进的观点,也确实很有说服力。但是,事实上保守主义者却倾向于根据他们怯懦的思路运用政府的权力去阻止变革或者限制变革的速率。”这篇文章发表在几十年前,说得似乎却是现在的欧洲。

  在哈耶克看来,与保守主义不同,“自由主义的理想从来就没有获得过充分的实现,而且自由主义也从来不曾停止过追求或展望对既有制度的进一步改进或完善。自由主义并不反对进化和变革;凡是在自生自发的变革被政府的控制所窒息的地方,自由主义便要求对政策进行重大修改。”

中国大陆一些地方也曾严厉打击网约车

  这其实又是现在发生在美国和中国的事情。

  目前看来,欧洲又重新被拒绝变革的保守主义主导。虽然,在二战之后,欧洲已经形成了成熟的民主、宪政以及社会福利制度,但在保守主义的影响下,陷入了价值观的迷茫,已经不能分辨该保守什么,该改革什么,该接受什么。

  欧洲国家向网约车说不,正是哈耶克所讲的那种“运用政府的权力去阻止变革或者限制变革的速率”。在网约车问题上,美国和中国所体现出的开放心态,恰恰正是欧洲所缺乏的。

  当然,在亚洲,日本也拒绝给网约车以合法化的地位,众所周知,日本也是一个保守型社会,这些年经济近乎停滞。

  拒绝进化和变革,必然会暮气沉沉,活力不足。对网约车说不的国家,似乎大多数都是如此。

  所以说,如果,中国这次对网约车说不了,可能就是一个创新与保守的政策分水岭。说不,就等于向创新说不,向新经济说不,向未来说不,就等于向没落的欧洲和停滞的日本学习,而国内的创新和创业环境,将愈发艰难。

  让网约车合法化,这次中国政府做了正确的事情,欧洲恰恰是我们的反面。德国的工业4.0固然值得我们学习,但是,德国社会的保守一面,就不要再照搬了。在网约车问题上,中国解决了困扰十几年的出租车改革难题,取得了重大突破,啃下一根“硬骨头”,但也并不意味着就此功德圆满。

  在中国,除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阻碍新技术、阻碍潮流和变革的行业与利益群体,仍然有很多。以传统管制思维,去管制新经济业态,寻求权力兑价者,也不在少数。后边,还有大量更加刺激的博弈等着,虽然,不敢乐观,但是,网约车合法化,毕竟开了一个好头。

中国大陆网约车市场前景和某网约车公司的运营指标

来源:新浪新闻                                                                                                                                       新闻链接:http://news.sina.com.cn/pl/2016-07-29/doc-ifxunyya2662291.shtml

微信公共账号

官方微博